Menu

中小企业亟需财政支持,渡过疫情难关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2/08 Click:97

上述中央层面的财税政策主要聚焦于疫情防控相关企业,而对于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其他行业中小企业关照不足。中小企业在我国意味着什么?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和90%以上的企业数量。与2003年相比,当下我国经济整体放缓,消费和服务业比重明显提高,疫情时点恰逢春节消费旺季,加上外部环境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诸多机构认为此次疫情对我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影响要超过“非典”。形势严峻,应当考虑在全国范围内给予中小企业更大力度的财政支持,让中小企业挺过寒冬是疫情后经济复苏的重中之重。

第五,减免小微企业房租。对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小微企业,减免疫情期间的房租。

三是建议进一步降低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企业费率。广东、浙江、厦门等地实践表明“低费率、宽费基”是社会保险缴费的合理模式,2019年降低到16%的企业养老保险缴费率依然有进一步降低2个百分点的空间。

四是更大力度鼓励企业捐赠。对今年参与疫情相关捐赠的企业,不受税前利润12%限额扣除的约束,允许全额扣除,鼓励企业捐赠,共克时艰。

(作者葛玉御为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教师,经济学博士)(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中央出台财税政策支持疫情防控相关企业

中小企业亟需更大力度财政支持,共克时艰

地方政府政策先行,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第二,延期缴纳税款。对确有特殊困难而不能按期缴纳税款的小微企业,由企业申请,依法办理延期缴纳税款,最长不超过3个月。

2月2日,苏州市率先发布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随后,上海、北京、山东、浙江等省市先后出台地方政策支持中小企业,主要的财税政策包括:

2月5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减税降费”和财政贴息的财税政策进一步支持疫情防控和相关行业企业。三项减税政策:对防控重点物资生产企业扩大产能购置设备允许税前一次性扣除,全额退还这期间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对运输防控重点物资和提供公共交通、生活服务、邮政快递收入免征增值税。两项降费政策:对相关防疫药品和医疗器械免收注册费,加大对药品和疫苗研发的支持;免征民航企业缴纳的民航发展基金。一项财政贴息政策:用好专项再贷款政策,支持银行向重点医疗防控物资和生活必需品生产、运输和销售的重点企业包括小微企业,提供优惠利率贷款,由财政再给予一半贴息,确保企业贷款利率低于1.6%。

第四,返还失业保险费。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小微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

第二,适度提高赤字率,增加财政支出,调整支出结构,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和疫后复苏。应对疫情的“减税降费”势必进一步加剧今年的财政收支矛盾,根据今年“以收定支、零基预算”的要求,有必要提高赤字率,为疫情防控支出腾出空间。在财政支出上,一方面增加支出规模,另一方面调整支出结构,向疫情防控大力度倾斜,支持中小企业稳岗和恢复生产,并做好疫情之后扩大基建、刺激需求、稳定就业的相关储备,为中小企业创造更多机会,推动经济复苏。

为控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国务院明确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2日,倡导大家居家隔离,减少人口流动。而各省市进一步要求各类企业2月9日24时之前不得复工,这是应对疫情加剧不得已而为之的政策,完全可以理解。但必须注意的是,在很多人居家享受漫长而略显无聊的假期时,中小企业纷纷告急。

第三,缓缴社会保险费。对因疫情影响,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无力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小微企业,可申请缓缴社会保险费,缓缴期一般不超过6个月。

在笔者的调研中发现,除在线游戏等个别行业,几乎所有行业都表示受疫情影响面临困难,旅游、餐饮住宿行业尤甚。以成都某品牌火锅店为例,因疫情影响全部停业到至少2月10日,13家直营门店春节半月预期营收500万元就此没了,而之前已备好的200万元食品原材料全部损失,500名员工半月工资支出140万元,停业半月房租支出33万元。尽快复工开业才能弥补损失,但复工面临着买不到足够口罩、红外线测温仪和酒精的尴尬,风险很高。这是一个中小餐饮企业的现实困境。

在此背景下,很多企业和个人呼吁房东减免房租,万达等商业地产纷纷对租用商户减免租金,网络上也不乏为租户减免租金的“中国好房东”,这当然值得称赞。但不是所有的“房东”都有这样的财力和底气,调研中一家企业表示,“都要求房东减免租金,但谁来减免我们的银行贷款呢?我们是拿着房租去还贷款啊。”

第一,推出临时性和长期“减税降费”政策,降低中小企业负担。

在地方政府纷纷出手的同时,中央层面连续出台财税政策支持疫情防控相关企业。2月1日,财政部、海关总署和税务总局联合发文,对境外捐赠人无偿向受赠人捐赠的用于防控疫情的进口物资免征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同日,为发挥财政资金引导撬动作用,支持金融更好服务疫情防控工作,财政部发文对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贷款给予财政贴息支持,加大对受疫情影响个人和企业的创业担保贷款贴息支持力度,并优化对受疫情影响企业的融资担保服务。

除上述普遍采用的政策,北京还出台政策补贴小微企业研发成本;上海则推迟了社会保险缴费基数调整时间,降低企业负担,并对停工期间企业组织职工参加各类线上职业培训按照实际培训费给予95%的补贴。

第一,减免小微企业税收。因疫情导致生产经营受到重大影响,缴纳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确有困难的,可申请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困难减免。小微企业因疫情影响造成的资产损失,可依法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

二是建议加大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六税两费”的减征力度。财税[2019]13号文明确,对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可在50%税额幅度内减征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印花税、耕地占用税和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疫情期间可加大减征力度。

说到底,减免租金值得称赞,不能减免租金也无可厚非,因为“降成本”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两难——一方的成本往往就是对方的收入。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降成本”的重点从来都是减少政府收入来降低企业成本,比如“减税降费”。同样的,面对疫情,也须由政府出手来帮助企业共克时艰。

一是短期内建议适当减免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部分行业增值税。主要包括旅游、餐饮、住宿、交通运输和为防控疫情提供支持的相关行业。从长远来看,进一步降低增值税税率,推动税率从三档向两档简并,主要是降低农产品、交通运输等适用的9%,这些也是受此次疫情影响比较大的行业。